大学生高铁站前擦鞋推销嗓子喊哑:想减轻家里负担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3月25日,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发表声明,伦巴第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达妮埃拉·特雷齐(Daniela Trezzi),自杀身亡,年仅34岁,死前她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据《每日邮报》报道,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资源,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

微博@锦屏县政务微博 截图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

“我已经两周没见过家人了,只能看看儿子的照片,或与家人视频通话。”贝加莫一所医院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到。

乔治亚州、俄亥俄州、马里兰州、印第安纳州、路易斯安纳州、康涅狄格州和肯塔基州都把预定的初选延到5月或6月,罗德岛选务当局也建议延到6月,威斯康辛州官员则还在辩论是否应该更变投票日期。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库莫表示,“当下将很多人聚集到一起来进行投票显然是不明智的行为,因为不同的人会触摸同一个门把手、同一支笔。6月23日原定是纽约州议会初选的时间,现在初步计划是该州所有的初选都放在同一天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