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冠患者12万+,特朗普送别海军医疗船
来源:美国新冠患者12万+,特朗普送别海军医疗船发稿时间:2020-03-31 05:50:50


工作人员问我,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我回答乘坐地铁。而后据告知,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在家隔离,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避免感染其他人。没有私家车的旅客,在机场登记后,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

据医院初步诊断,该渔民系脑神经压迫至头晕等症状,目前,该患病船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正在医院进行进一步救治。日本疫情示意图(NHK)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新冠肺炎检查室。医护人员与被检查人员分别身处两个房间,房间中间由透明塑料挡板隔开,挡板上有两个小窗口,方便检查时打开。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

队伍沿途设置了许多提示牌,上面用中英韩三国文字写着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的公告:所有入境者都有义务安装“自我诊断手机app”,自入境之日起14天内,每天通过app报告自身健康状况。

第一站是检疫部门,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

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值机、过海关、安检,全程畅通无阻。进入候机大厅后,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目测大约90%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

△ 当地时间3月22日,法国巴黎,上车之后,我所在的车厢中,总共只有两位乘客。

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 当天下午,我提前出发,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站内工作有条不紊,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空城”,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

△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