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回应收到限制消费令:已经取消,会尽快还债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海外网4月3日|华人战疫故事】刚刚过去的这个3月,中国球迷向西班牙捐献抗疫物资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为了共同打赢这场与病毒的战役,中国球迷不仅通过自身号召力为武汉筹集物资送到千家万户,同时跨越国界向海外传递温暖,充分展现了大爱无疆的精神。

不过,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一位网友说:“我的理解是,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我会谨慎使用(该工具的结果),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

海外网: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家的心情是怎样的?

其实,早在赛前,就有华人组织撰文告诉西班牙政府:“如果联赛不停,未来会成为西班牙被病毒攻陷的严重缺口”,后来也印证了这个判断。如今西班牙疫情暴发,很多此前积极帮助国内应对疫情的华人同胞选择不回国,因为不想给祖国添麻烦,希望这次疫情尽快过去,恢复世界以往的安宁。

张锦程:坦白讲,早期西班牙人并没有当回事,仍就保持一贯地“潇洒乐天”。由于在皇马学院学习的原因,我参与了西班牙国家德比皇家马德里对战巴塞罗那的比赛。那场比赛伯纳乌球场(编者注:皇家马德里队主场)人满为患,球迷都在现场大声呐喊,而且在西班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再加上皇马赢得比赛后,主队球迷习惯性在赛后到酒吧庆祝,这无疑又增加了人们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

“一月份,我病得很重(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连续两天没有入睡,几乎要进急诊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今天,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显示IgG+(过去感染的迹象)。心情复杂,明天将重新测试。”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张锦程:上海机场工作人员没日没夜地工作,真的很辛苦。我问他们累不累的时候他们也只是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这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非常令人动容。我还注意到,从入境开始,很多留学生接受检测时,都会向工作人员说一声“您辛苦了!”,我还特意向为我检测的工作人员鞠了个躬。

海外网:听说您回国历经了长达45小时的4次转机,能否和大家分享一下途中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