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向大邱派出生化防护部队动用生化战装备
来源:韩国向大邱派出生化防护部队动用生化战装备发稿时间:2020-03-31 15:23:30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受害人王某倒在血泊中,煤栈内存放现金的保险柜去向不明。由于当时的侦查技术有限,村内也没有监控视频,虽然民警在现场发现了一些线索,认定是多人深夜作案。但一直未能有实质性进展。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控制,警方供图

据办案民警透露,2009年7月15日上午7时许,警方接到东井集村某煤栈负责人苏某某报案称:居住在东井集镇南良村334磅房的煤栈看门人员王某身上满是伤痕,杀在床上,事发当晚他独自一人在屋内,没有人陪同。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